东风共渡酒。

第五乙女‖当d5角色看你写作业

*第五人格乙女向。
*注意避雷。
*ooc之王就是在下。

OK就走——————

1.
你正坐在桌前对着奥数题犯难,而艾玛却蹲在你身后不停忙碌着。

忽然,你觉到一阵重心不稳即而跌倒在地,猝不及防又对上艾玛含笑的双眸。

“啊,不好意思,”她挠了挠头,故作歉装,“职业病犯了,一时没忍住就拆了你的椅子。”

你无奈,真的摆手作罢。起身又欲再看作业却是被她拦下:“椅子都坏了还写什么啊,走吧走吧,我带你去玩。”

2.
“啊——为什么生物那么难啊——”你趴在桌前哀嚎,而坐在一旁的艾米丽小姐却是一脸悠闲。

“不难的,你看…”她拿起了你的笔凑上前为你讲解,身上散发的药水气不时刺激你的神经,“听懂了吗?”

“嗯嗯,听懂了。”只顾注意她身上药水气息的你并没有听,只得慌忙点头,手不自然的摸了摸脖子,不敢直视她的眼睛。

“我看你没有听,”她蓦地将笔置于桌中,语间喊着些许不悦,“不注意听就帮我去买配药的材料和工具,让你现学。”

你觉到背后一阵森寒…

3.
此时的你正对着政/治愁眉苦脸,莱利先生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你身后,使你不由一惊。

“啊啊是的,”你慌忙回答,平复了一下心情,“可是我都看不懂。”

“没什么难的,”他对你耸了耸肩,语间满是轻松,“这场游戏完了之后我带你去实践一下就好了…”

你陶然点了点头,启齿刚想道谢,却被他的下文打了回去。 “只要这局不是厂长的话。”

那没希望了,你想,不是里奥他也照样倒霉。

4.
你抱着一本厚厚的科学书坐在桌前啃着,眸中满是呆滞。 特蕾西此时走了进来,探头看着你面前的书,道:“喔,科学啊。”

“是啊,”你有气无力地应着,接下来便软瘫在了桌上,“我完全看不懂啊。”

“那待会我教你好了,”她轻轻拍了拍你,缓缓凑了上来,眸中满是期待,“现在、先来陪我试试新机器人怎么样?”

“好啊好啊,”你闻言,顿时起了劲来,将手中的书一下就抛到了九霄云外。 然后作业一字没写在外面瞎浪了一天被杰克抓回来写作业。

5.
被抓回来的你心灰意冷,对着面前的作业张牙舞爪却又无济于事。杰克坐在你旁边哼着小曲,颇有不看你写完作业不走之势。

“那个,杰克,”你轻轻戳了他一下,眼神有些躲闪意味,“嗯,那个…”

“怎么了?”富有磁性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,你无意间瞟向他,却又不小心对上了那双熠熠生辉的星眸。

别撒谎了,还是乖乖写作业吧。你突然这么想,紧接着赶快摇了摇头:“啊没事我就想喊喊练下嗓子嗯对就是这样。”

你一口气说完,脸不红心不跳地转过身写作业,好似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般。

杰克笑了笑,起身走出屋子:“别熬夜了,先休息吧。明天我再来看你,晚安。”

你愣住,滞然向其道了晚安,只觉心中一阵暖意。

凹凸乙女‖当你被欺负了。

*当凹凸众人知道你被欺负了。
*ooc之王就是在下。
*注意避雷。
*不喜请务必说。我会改der。
*欢迎捉虫。

OK就走。——————

1.
此时的你正坐在楼梯上抹眼泪,雷狮猝不及防出现在你面前,双臂环胸,星眸淡泛许然怒意。

“谁欺负你了,”他启齿,“说。”

你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他说一遍,可刚提到那人名字时他便飞奔了出去,你愣着,心中五味杂陈。

“怎么会妄想雷狮关心自己…”你小声喃呐,泪如断线珠子般落下。

忽然,那个欺负你的人跑了进来,鼻青脸肿的样子看起来滑稽极了。他跪在你面前道歉,哭的比你刚才都凶。

“以后被欺负别憋着,”耳畔蓦地响起雷狮的唤声,他倚在教学楼侧壁,双手插兜,“我雷狮的人还轮不到别的弱鸡指手画脚。”

2.
“为什么哭了?”安迷修坐在你身旁,眸子闪着些许疼惜。

你慌忙抹了把眼泪,并不想让他担心,只哑声道:“啊啊,没事,只是眼里进沙子了。”

“撒谎可不是好孩子,”安迷修好看的眉宇微微皱起,抬臂揉上了你的头,“说吧,没事的。”

你终于忍不住了,即刻便放声大哭起来,将事情经过讲了出来。

紧接着,你瞧得他双拳紧握,身子也在稍稍颤抖,然你刚欲出言问他怎么了,却见安迷修径直冲了出去,只留给你一个背影。

“怎么…”你很疑惑,起身就想追出去。可还为走上几步便看到安迷修领着欺负你的人走了过来。

“对不起,”欺负你的人把头埋的很低,“我不该欺负你。”

你闻言微愣,遂又忙着说了没事一类的言语。

安迷修站在你旁边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:“如果骑士想守护的人受到伤害,是一定要出手的。”

3.
“真是渣渣。”嘉德罗斯的声音在你耳畔响起,让刚与他诉苦完的你哭的更凶了。

“喂,待会再哭,是那个渣渣欺负你的吗?”你闻言抬头,未曾待得抹把泪花即顺他的指向望去,遂颔首,示意就是那人。

见到你的动作,嘉德罗斯立刻走了过去,蓦将手中的原子笔掷向他,在其脸上划出一道血痕。

紧接着,他在你面前把那人狠狠地修理,嘴里还说着些什么,可惜距离甚远,你没听到。

“真是渣渣,”嘉德罗斯完事后迈步回到你身旁,眸子情感复杂交错,有些躲闪意味,“以后跟紧我,免得又被欺负,还得我浪费时间修理他们。”

4.
“别哭了。”卡米尔在你旁边安慰着,一向聪明的他对于此时哭个不停的你却毫无办法。

“可是,我、就、就是难受,不开心,想哭,想。”听完他的话,你哭的更凶了。卡米尔慌忙替你擦了擦眼泪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

“那,我带你去吃蛋糕,好吗?”许久,他轻轻拉起你的手,“吃完蛋糕心情就好了。”

你闻言,哭声渐渐小了下来。点了点头,握住他的手与其走了出去。见你不哭,卡米尔足下一顿,忽又启齿:“以后别再哭了,你一哭,我就集中不了注意,想不出好点子了。”

5.
“哎?你…很伤心啊…塔罗牌告诉我,你被欺负了哦。”安莉洁趴在你桌边轻喃着,空灵的声音让人听起来很是舒心。

你颔首,安静的擦着眼泪,向其证实她的占卜。

“那…可以告诉我,是谁吗?”她继续说着,语气听起来已有许些慌张。 你抬眼,哽咽着将那人告诉了她。

安莉洁闻言点头,将双手合十,闭眸小声念着,看起来十分虔诚。 你不知道她要干什么,却也仍未打扰。

直至她起身对你莞尔,启齿:“好啦,走吧,等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…” 你忙着应了几声,擦擦眼泪跟了出去,依旧不知道她所言何意。

第二天,班主任就道出了那个人因为校园欺凌事件被休学的事。 你很惊讶,转头看向安莉洁。她对你眨了眨眼睛,用口型解释着:“我的祈祷一向很准哦,虽然圣女不做这种祈祷,但是为了你,我可以稍稍破例一下哦。”

6.
日近暮时,所有同学几乎全部离开,整个教室空荡荡的,唯你缩坐在隅落低声抽噎。

忽的,你觉到额前一片冰凉,抬眼即见得格瑞伫在身旁。他眉宇轻皱,手中的旺仔牛奶正贴在你脸上。

你见状,心中不由顿了顿,紧接着慌忙将泪花擦干,强挤出一个笑容,涩声道:“啊,格瑞同学,旺仔牛奶是给我的吗?”

他不应你言语,只将牛奶塞到你手中,轻咳了声才缓缓开口:“太晚了,你该回家了。”

你闻言微愣,还未待得说些什么便瞧见格瑞转身离开。这下你更迷了,脑子蓦地乱作一团,自然也就没发现他离开时紧握的双手。

翌日,正当你做值日时,昨天欺负你的人陶然大步跨来,不禁令你有些紧张。

“对不起,昨天是我的错,”他站在你面前挠了挠头,似是有些不好意思,“格瑞他教训过我了,我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啦。所以你今天的值日就交给我吧,当是赔礼道歉了。”

你愣了,任由他将工具拿走,心中却像阳光普照,暖的很。

许时,你回过神来,凝眸将视线转于格瑞身上,双唇翕动,只轻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格瑞闻言,向你微微颔首。面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但这次你看清了,他转身的时候,唇尾是带着笑意的。

“这样的笨蛋,我不保护,都不知道自己好好保护自己。”

第五人格人物黑化系列.

*d5人物黑化注意.
*记得避雷.

1.
此时的你被绑在狂欢之椅上,面前的却不是监管者,而是艾玛.
你挣扎,荆棘刺入你的皮肤,鲜血汩汩而出.
艾玛拿起置在一旁的扳手,原本可爱的笑容此时在你的眼里却显得极其可怕.
“嘻嘻嘻,今天不拆椅子了,”她将冰凉的扳手抵上你的前额,“拆点别的玩好了…”

2.
你被绑在圣心医院二楼的手术台上,昏黄的灯光照到你的眼中,使你非常害怕.
“别紧张,”艾米丽的手轻轻抚上你的颊侧,“帮你治了那么久的病,也该收报酬了,不是吗?.”
空灵的声音如恶魔的低语,艾米丽举起手中的针管刺入你的左臂,她轻笑,你渐渐失去了意识.

3.
“嘻嘻,别动.”机械师的手将你的脑袋掰正,此时她手中的芯片正闪着阴冷的寒光.
你开始挣扎,奈何被绑在柱子上,只能左右微微晃动.
“啊,真是不乖,”她皱起了眉头,语气却是十分轻快,“果然还是没有意识的机器人好多了.”
机械师那么说着,转身将桌上的刀子拿了起来:“马上就好,只要你变成我的机器人就好了….”

【亮瑜‖苦候】

玉指所极,百里桃开.
他堂堂武陵仙君却而只因一言诺语隐于幽谷百年.
几缕银丝缓抚颊侧,谪仙般的人儿翩然踏起,轻折枝上幽桃置过古琴,眸底尽泛许则失色.
“百年了啊,公瑾,”垂臂拨弄弦丝,舒神乐声直达心底,忽触几念,“还不回来吗.”
语间透即然然涩意,仙君敛袖坐于谷前,缓而抬臂唤着佳酿倒过自饮.
花香蓦散,之也乱了己思.
愁更愁…
薄唇轻抬忽则出叹,嘴角微垂遂抿丝许嘲弄。念极红衣故人,淡抹柔情于眸中漾开.
“嗯…这位兄长,石上那琴是您的吗.”
甜稚童声蓦然响起,自也唤过仙君长思.
“不是我…公瑾?.”
皓齿缓启即出此言,喜色亦为荡上言表.
“啊?哥哥您、认识我吗?.”
红衣小童颇显惊色,嫩指绞于衣侧欲着掩去紧念,“哥、哥哥?.”
“嗯,认识,”迈步行过落花,前者唇尾微扬尽透笑意,“你想要这琴吗?.”
颔首,公瑾星眸蓦添淡光,熠熠生辉.
后,仙君抬臂揉于人发,失色尽无.
“那就抚琴一首予我,可好?.”
公瑾即滞,鬼使神差忽也应下。未要还过几言则被引上座中,禁散许然恼色.
怪其笑模惑人!
微懊,双臂却已不觉抚上,悠声自起,引得世间一静.
仙君伫侧琴旁,眸底蓦泛热潮。恍如昨日,其抚琴,己为伴.
曲闭,公瑾忽又立起,本是无神之眸则显柔思,轻唤,“孔明.”
刻间,白桃许飘,降于二人花雨。
仙君泪落,百年苦候,终也还得人归.
拥上彼者,相思,不毁.